道教养生的现代价值
2017-03-23 11:00:55

作者: 西安终南书院 朱文革(沐尘)  秋磊


此文发表于2011常熟“道教养生学的现代价值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未经许可,谢绝转载。

 1.jpg

 道教养生的现代价值即是道教养生对现代的启发,以及它在现代的救世和利生的作用。

对于全人类而言,生存的问题、生活的问题、乃至生命的问题,一直以来,都是需要面对和解决的。

生存的问题随着文明的发展、科技水平的提高基本上已经得到了解决;而生活的问题迄今尚未解决;至于最根本的生命的问题,即生从何来?死往何去?现代人却不愿深究或避而不谈,在他们眼里,生命是蛋白质的组合,是物质性的,是必然要衰老和死亡的,而养生也就是祛病延年,尽可能的延缓衰老和死亡的时间。所以,现代养生侧重在生存和生活这两方面,也取得了不错的成果,但对生命层面的探索却缺乏足够的、必要的深度。

道教则不同,其在研究生存、生活问题解决之道的同时,更注重对生命的来源、归宿即生命本质的探索,认为这才能从根本上解决生存和生活问题,并实现养生的最高境界即个人生死的解脱乃至整体生命品质的超越和升华!当然,如果不以修道或超越生死为目标,只是追求健康长寿和提高生活情趣、质量的话,道教中亦有大量的颇具价值的体系和方法可供我们借鉴,但这些并非本文所要述及的内容,我们的视角,关注的是道教对人类的最大贡献,即对生命本质的解读,对生死能够被超越的肯定,以及“以无养有”的无为养生之道,正如丘长春所言:“吾宗所以不言长生者,非不长生,超之也。此无上大道,非区区延年小术”。

 

在道教养生学里,生命是无穷无尽的,而养生的最高境界,就是能够超越生死,与生命的无穷性合一,获致终极的自由和解脱,这是道教先贤在对生命内涵和存在形式深入的思维并体证后得出的结论。对此,我们从以下三方面来论述:

一、生命是什么?

道教认为,生命是“无”。

现代人所言之生命,其实只相当于道教养生学里“性命”中的“命”中的“后天之命”中的一部分,如前所述,主要是人的现实生命生理存在形式,包含了生命的基本特性和现象,如各种生理活动和生老病死等。而在古代的道教养生者那里,生命通常用另一个词来表述,即前面说的“性命”,它涵盖了包括现代人所言之生命在内的更为丰富、深刻的内涵。

性命同于道,同于自然,它不只是对人而言,而是包含天地宇宙在内,关于世出世间一切万物的本质、规律以及性与命的关系等诸多内容的哲学和现象。道教认为天(自然、宇宙)和人本来是合一的,是一体不二的统一体,因此不能把人的个体的生命现象,从自然、宇宙中割裂出来单独研究,应当在人、天一体的整体关系中去把握。生命是道的一种表现形式,人性则是道性的体现,道不可把捉,无形无相,其体是无;道长存不灭,化生万物,其用是有,而“有无”皆不出于“无”,《老子》曰:“无为而无不为”、“无为而无以为”。

在古人那里性和命有不同特指,往往对举出现。通常性指精神、心理层面,而命主物质生理层面。然性命二者虽所指不同,但又互为体用,不可分离。正所谓:“穷理尽性以至于命”,“性无命不立,命无性不存”,“性非命勿彰,命非性弗灵”。

性在天地谓之“理”,理在人心谓之“觉”。性有先天之性和后天之性。先天之性谓宇宙乃至一切生命非生命现象的本源、主体和归宿,被称作“本来面目”,“元性”、“真性”等,亦同与佛家之“本性”、“法性”。后天之性通常指人的精神和思维,包括主观意识和潜意识,理性和觉知,被称作“心”、“神”等。

命亦有先天之命和后天之命。先天之命指与先天之性合一的一种实在的存在形式,如《性命圭指》中“吾身之性命合,而后吾身未始性之性、未始命之命见矣。夫未始性之性、未始命之命,乃是吾之真性命也”。后天之命有三重含义,一指天命、命运,即古人所言之“乐天知命”、“生死有命”的命,是因人的因果业力之不同所决定之生命运行轨迹,所谓“福祸无门,为人自招”;二指人生观,也即此生的理想、追求,为之奋斗的目标,所谓“安身立命”之命;三指人身之命,也就是现代通常所言之物质性的生命,具体而言就是这个身体及其各种生理和心理状况(从现代的角度,心理是以生理存在为前提的)。

道教认为,生命从无中来,最后又回归于无,但这个无,不是虚无,而是超越有无的一种实在,是有相生命的本质、本体。生命看似从生到死的有为过程,其实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无,而非只是生前死后。正如张紫阳所言:“求生本自无生,畏灭何曾暂灭”。与现代人只局限于肉身的、物质性的、以生理为基础的狭隘而浅薄的生命观相比,古代道教对生命的这一认识可谓是深刻博大、精妙超前。现代人认为生命是“有”、是“生”,那么有生必有灭,有成比败坏,生命由生到死,由健壮走向衰老、灭亡就是必然的、不可避免的,这也是自然的规律。而道教则认为生命的本质是“无”,在生命生老病死生灭现象的背后,是与生命本质不生不灭的一体不二,也正因如此,养生对实现生死的超越,获致生命的终极自由和解脱才成为可能,可以。

所以,“无”,才是生命的真相,“无”,才是生命最本质内涵的体现。这是无数修道者在体证到生命终极实相后严肃的反馈,也是古代道教为今人贡献的最大价值。

二、养生养什么?

养生是养护生命之意,生命于人而言,则离不开基本的生存和生活,所以养生首先养的是一个健康的身体和良好的生活状态。

其次,由于生命的本质是无,所以从更深的层面上讲,养生也就是养无。无不是什么都没有,而是因为无,才能含藏一切,化育万有,如《参同契》所言:“以无制有,器用者空”。 然无是生命的本质,本无可养,无所养,但从肉身性命而言,先天之无被后天思虑之有所覆,迷而不知,所以养无即是要立“炼己还虚”之修炼正因,让修养之法、被养之物皆归于无,方可不生障碍,使后天合于先天,有无归于无无,所谓“后天安时先天现,先天安时先天先”,此乃养无之意。

养生立足于无,并非要抛开身体和生命于不顾,这种观点本身已经是有(执着于无),而不是无,因为真正的无是超越有无而又包含有无的。身体是生命的载体,生命是道的展现。没有一个好的身体、健旺的生命为保障,没有一个强大的精神力和正确的思维来引导,养生则无从说起,解脱生死更是一纸空谈。对此,我们当特为注意,切莫走入另一极端,将人生蹉跎,岁月空费。因此,养生还是要从一个健康的身体和良好的生活状态起步,从身心,从这个由道衍生的生命体上着手用功,亦即道教所言之“性命双修。”

由于性命过于抽象,道教从生命要素中提炼出“精”、“气”、“神”三宝,以作为养生者下手处,同时又提出阴阳的概念。老子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万物负阴而抱阳,中气以为和”,道教认为,天地万物,皆由道所生,籍阴阳二气交媾变化,而产生种种不同之生命现象,充斥其中的就是精、气、神。精、气、神相互依存转化,却又不离阴阳。人存在于天地之中,是整个宇宙天地的全息和缩影,人的生命活动的过程也即是精、气、神的阴阳变化的过程,吕祖曰:“玄篇种种说阴阳,二字名为万法王”。

故,养生之要,在把握阴阳,把握阴阳离不开身心性命,身心性命的要素即是精、气、神三宝。《内经》云:“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阴阳,呼吸精气,独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敝寿天地,无有终时。”此精气神在天地,为大性命,即整个宇宙之真阴真阳,在小性命即人身则“灵明觉知之谓神,充周运动之谓气,滋液润泽之谓精”,即神为精神、意识,作用是觉知、主宰;气为运转之能量,作用是推动;精为骨肉血脉之川流,作用是化育。神属性,精、气属命,所谓“神是性兮气是命”。而精气神三者又是一体不离,互相依存,互相转化的,精能生气,气能生神,而神亦能生精气,所谓“神全则气旺,气旺则精足”,神若亏耗,精气亦衰,精气损耗,神亦疲惫。

从能量的角度讲,精气神就是三种不同形式的能量,道教养生实际就是对体内外不同的能量,进行的积累、保养、采集、和提炼的过程。常人能量一直处于消耗状态,而现代养生学里没有关于精气神性命阴阳等知识完整而系统的介绍,人们缺少对这一块的正确、理性的认识。道教关于精气神以及身心性命阴阳这一整套详尽而完备的养生理论和实践方法,在全世界的养生体系中,是独一无二、绝无仅有的,是古道先贤留给后人的宝贵遗产,但却被现代人所忽略和轻视,不知其价值之巨大,不懂得爱气、尊神、重精为长寿之要,宝啬精气神为养生的要诀。对能量补充通常也是通过食物药品等低层次的能量,而不是从气神等高层次能量上来补充,更关键的是没有从根本上减少、杜绝能量的消耗,即使是体育锻炼也是在消耗能量,如同瓶子底漏了,装再多的水也会漏掉。漏了补,补了漏,连能量的积累都无法完成,更不用说提升和转化了。而道教养生则是在减少、甚至杜绝能量消耗的基础上,依靠坚忍不拔的意志和艰苦卓绝的努力,完成能量的积累转变,从而激发出另一种生命存在形式。

所以,养生就是养“精、气、神”,“以阴阳而修出阴阳”,由小至大,由后及先,次第返还,即所谓之“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练虚合道”,亦即“归根”、“复命”。

然而,养生养的并非只是这个毫无人情的生命能量,这个吃喝拉撒睡身体的垂垂不死,从更高的层面而言,养生养的是心胸、是德性,养的是浩然之气、是至善之情怀。周易讲“天地之大德曰生”,《老子》曰:“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所以养生就是养德,养德就是养大。心量越大,智慧就越开显,智慧越开显,越能超越小我之局限,进而落实到利他的实践,普愿天下所有人都能获此至善、至美、至乐之生命,都拥有幸福、和谐、圆满之人生,这就是“大”。以此为基础的养生,方有可能与道合真,与天地合德,真正实现生命的超越和升华。

所以道教养生是一种“大境界”养生,或曰“整体养生”、“全面养生”,它关注的是宇宙万物的生生化育,培养的是普及一切的至善情怀,个人的、私我的小格局养生终不能登养生之正堂。

三、养生的原则和方法。

道教养生的原则,简而言之,即“以无养有,化有归无”。

现代人的养生观是“以有养有”。因为根据课本上学到的和现代科学提供的研究结果,人们相信生命是蛋白质的组合、是物质性的,所有的养生方法诸如合理饮食、保健品、锻炼、医药等都是建立在这一认识基础上的“有为法”,也就是说认定先有一个物质性的身体,其次所有的养生都是为了维持和延长这个物质性身体的寿命,且这些养生方法都需要一个物质性的媒介或手段,希望达到某种结果,这种结果是能够在这个物质性的身体上起作用的,即使是以冥想或禅修等传统方式进行的养生,也大都是在追求某一境界和结果,而与真正的心性修持或道家养生背道而驰。所有这些都是“有”,也都离不开“有”,而“无”则代表着生命的消失、死亡,所以,排斥无,害怕无。养生也是要抗拒、延缓生命从有中消失,所做的努力。

然而道教却认为,现代人所言的“有”代表的只是生命一种状态,而不能代表生命的全部。道教认为,生命本身就是“无”,它是万物的本源,或曰“无极”,其本质是不生不灭的。而“有”是从“无”中生出来的,如“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这个“有”并非现代人所谓“实有”的概念,也不是有无相对的有,而是“无”中能生万物之功能,《老子》曰:“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无,是说道的无形无相无为,不可把捉;有,是说道是一种实在,恒常不变,周行不殆。所以这里所说的“有、无”都是对“无”的不同表述,无是指体,有是说用,它超越有无,非实非虚,老子曰:“道常无为而不为”。而现代人“以有养有”的有其实属于道教“有生万物”的万物层面,已经落于实处,落于后天有无对待之有了,所谓有生必有死,有成必败坏,所以不管如何养,生命终究坏灭,这便是现代养生只能延命而不能超越生死的理论根据。

从能量角度来看,宇宙中的一切,包括宇宙本身,乃至人的一切精神活动、行为都是一种能量的波动,而所有这些能量都蕴藏和来源于虚空的能量或曰“无”的能量、道的能量,所谓“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虚化神、神化气、气化精、精化形”。道教认为宇宙和人身是一个整体,这种道的、本来的、巨大的、常住不灭的、能生万法的能量,也存在于人体内,亦即真心、真性、真神,也即先天之性命,先天之精气神,但这种能量被后天精气神的能量主要是思维意识所遮蔽,而不能显发。老子说:“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无为而无不为。”所以道教各类养生方法的统一指导思想、原则,就是清净、无为、自然,通过静心、定念等修炼方法,去除后天的遮蔽,返本归源,康复出先天真我、本来的能量,而若能够康复出先天,则更能使后天的身心精气神充足健旺,产生质变和升华。又因为先天之性命、真我就是天地人我共同的本源、万物造化之根:“道”,所以只要归根复命、与道合真,便能达至养生的终极目标即对生死的超越。

所以道家养生观,首先是立足于“无”,从天人合一、物我同体的整体观出发,承认人身生灭的背后,有一个长存不灭的真性(不是灵魂),其体无形无相,其用无为而无不为。而后天有为的生命,即便是活足天年,甚至如彭祖800岁,与天地宇宙的寿命比起来亦犹如电光石火,只是刹那而已。然纵使宇宙天地也是后天阴阳五行交感的生化变现,亦不能离于生死坏灭。所以养生只有自我复归到真性、本源,返回到先天无极,与道合一,才能真正长存不灭。

在养生方法上,根据出发点不同又分为世间养生和出世间养生,个体养生和整体养生。所谓世间养生,只是为了达成身体的健康、长寿,其方法主要是呼吸、吐纳、导引,以及药饵服食和房中术。而出世间养生则是要超越生死,实现生命的终极自由,其养生方法主要是丹道。世间养生是出世间养生的基础,出世间养生是世间养生的延伸。个体养生是只管自己解脱,不管他人死活;而整体养生,就是前文所谓之养德,是指个人养生是以国家社稷乃至全人类的共生共存为前提的,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纵观历史,每每天下战乱,养生大环境不存时,总有道家人士现身,对和平时代的创建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所以从品位而言,出世间养生要高于世间养生,整体养生方体现养生之真意义。

总括而言,道教养生学是高级智慧的结晶,其注重的炼养要素、方法、观念及指导思想有历久弥新的价值,全在于我们是否善加汲取:

第一,养生是全方位的,主要体现在生存的健康上即生存观、生活的高境界上即生活观、以及生命的超越上即生面观这三方面,生存观:和光同尘,不为天下先,故能无争无害;生活观:天人合一,慈、俭而持,故与世和谐,真正达能源物质最低消耗的绿色生活;生命观:与道合真,长生久视,这是最高的瑜伽修炼。

第二,养生的根本是道与德,德大则道大,欲体大道,必修至德。道教养生的实质也可说是道、德养生。

第三,立足虚无,有无相生的生命超越法。道的本质即是虚无,德的大能即是生生不已,即是“有”。吕祖《沁园春》词:“有谁知无中养有儿,天机深远,不因师指,此事难知”,契曰:“以无制有,器用者空”,人体内丹修炼的原材料精、气、神的生化以及结丹、脱胎皆在此“中”。阳神变化,神妙万千,子又生孙,无穷无尽,有无相生,大用现前。

这其中,最为核心也是现代养生最为缺乏的就是立足虚无、有无相生的生命超越法,这也是我们最应当汲取和借鉴的地方,是古道先贤留给我们的最大价值所在。“无”是生命的本质、本体和一切能量的源泉,养生若不立足于“无”,修道若不以“炼己还虚”为修炼正因,终究是在有为法上打转,而难入无为法之门。无为法乃老庄炼养之正脉,若不从根本上建立这一认识,修道难有所成,也遑论超越生死。正所谓:入无养有,其“中”有机;以无制有,其“中”有法;虚无化有,其中有“妙”。

然而,道教养生学理高深,如何才能推广和普及,让其价值得以体现,我们当从以下几点来看待:

一、道教养生内涵博大精深,唯其深邃,方能成其浩瀚功用。深密为体,是道教养生的核心价值和灵魂;济世利生为用,立体而发用,是传学之统途。

二、道教养生就其本质是出世的,就其利用是入俗的。无有本质,就无道教,入俗济世必成为媚俗混世,故当有出世之心,方成入世之事业。

三、世间养生与出世间养生,相依相成,互制互化,成为一体,这需要我们站在更高的角度统摄世间养生的方方面面,使世间养生真能做到以人为本,得其利避其害,故树立养生正见,高处着眼,低处着手是非常有必要的。

四、道教养生的大境界是从道德的高度济世利生,而非仅仅追求个体的养生延年,所以如何传道立德,先立其大,是传统道家的根本用心所在。救人莫若先救心,道为大本,大本立,其它一切方术的变通才有意义和价值。(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