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对谁弹丨说知音
2019-05-29 16:26:26

琴对谁弹——说知音

640.webp.jpg

 

 

       在汉语词汇,有这样一个优美的词语:知音。它来源于古代一个著名的故事,伯牙和子期相遇相知的故事。 

       春秋时期,有一位名叫伯牙的琴师,他的琴弹的好极了,当他弹琴时,连马儿都会停止吃草,仰起头来侧耳倾听。可是伯牙却很孤独,因为很少有人能听懂他琴声中的意思、听懂他心里的动静。国王得知他擅弹琴,把他召进去。可听了一会儿,就不耐烦地挥手让伯牙走了,说:“这叮叮当当弹的什么呵,哪里有女乐好玩!”于是换上宫女起舞奏乐。

       伯牙收拾起心爱的琴,默默地离开华丽奢靡的王宫,走向秋风萧瑟的旷野。他的心里充满了哀伤:天下如此之大,难道就没有人能够听懂我的琴声?

      这一天,当伯牙走到一座山里时,天下起了大雨。看看附近没有人家,伯牙只好躲进一块大岩石下避雨。这时,有一个农夫模样的汉子挑了一担柴,也来到这块大岩石下避雨。伯牙看了他一眼,没有与这个粗壮朴素的农夫说话。伯牙尽管是个清寒的人,但身怀非凡的技艺,对眼前的农夫自然觉得无话可说。

      雨下个不停,这两个避雨的人望着大雨,谁也没开口,就像附近没人似的。为了排解寂寞,伯牙从琴囊里取出琴来,席地而坐,将琴横放在膝上,信手抚弹起来。几声过后,伯牙就忘了一切烦恼,随着指下的琴音,忘乎所在,神游八极了。正在伯牙弹的入迷之时,忽听有人轻叹道:“真美呵,巍巍乎,如同高山!”说话的声音显然出自身边那个农夫。伯牙愣了一下,他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弹的正是登临高山的心怀。一个农夫,也能听懂我的心思?莫非是我渴求知音,出现了幻觉?伯牙没有停止抚琴,他继续弹奏着。不一会,身边那个农夫又忍不住叹道:“美呵,洋洋乎,如同江河奔流!”这次伯牙所弹,正是临水之思。伯牙听的分明,刚才正是农夫在说话。伯牙停止了弹奏,扭头看那农夫。只听那农夫正凝望着自己,他满面风霜勤苦之色,而一双眼睛却清澈如山泉。伯牙知道眼前这位农夫不是一般人,他放下琴,恭敬地施了一礼道:“这是我新创之曲,先生听音辨意,真是知音呵!”两人互报了姓名。伯牙见子期言辞朴雅,气质恳切,喜不自胜。当下又整顿衣冠,认真弹琴给子期听。大雨不觉间停歇了,夕阳落到了山的后面,黄昏如一只大鸟的羽翼翩然而下。而两个初次谋面却已成至交的朋友谁也不愿离去,一个弹,一个听。无论伯牙弹什么,子期都能精到说出他的心思。伯牙感慨道:“子期,我的心思,无论怎样也逃不出你的心思呵!”

       分手的时刻还是到了,子期将伯牙送了一程又一程,互道珍重,执手作别,并约好来年再相见于此。

640.webp (1).jpg

伯牙鼓琴图

 

   

    有了子期这位知音,伯牙本来就精湛的技艺更加精绝,每当他遇到美好的事物,他都会想起子期,每当他遇到不开心的事,也总是弹起七弦琴,对远方的子期述说。日子过得很快,两年过去了。伯牙记得当时的约定,携了琴,去访子期。可是,当他来到子期的家乡时,子期的家人却告诉伯牙,子期已经在一年前病故了。听得此讯,伯牙如雷轰顶,良久说不出一句话来。在子期的墓前,伯牙趴在子期的坟头,声声痛哭。失去了人间最珍贵的朋友,伯牙觉得自己再弹琴已毫无意义。他举起琴,对着一块大石头,将琴摔得粉碎。从此不再弹琴!

 

       伯牙和子期如今已经离我们非常遥远,伯牙也没有给后人留下任何琴学文献。但他们知音相得的故事,感动了后代无数的人们,启发了无数高尚的心灵。船为伯牙作曲的《高山》、《流水》也成为历代琴人弹奏、发展的名曲。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美国向太空发射的太空飞船上,携带有一张能保存十亿年的金唱片。在这张唱片上,载有代表人类的一些声音,以此向外太空寻找人类知音朋友。其中,便有由古琴国手管平湖弹奏的《流水》。它代表古老而美丽的中国,正向茫茫太空、向更广阔的世界传达人类美好的愿望。

 

640.webp (2).jpg

听琴图

       

       知音的确是美好的,它比中国士人普遍盼望的知遇之恩更纯洁、更具有心灵的深度。或许也正因为如此,知音的际遇是十分难得甚至罕见的。所以,在中国古代历史上,便有无数的人哀叹知音难遇。知音,成了中国人盼望的无比美丽的人生际遇和人生境界。

 

       古人弹琴很在意择地择时而弹,弹琴要有良辰美景。其实,最大的在意并不是这些,而是择人----选择知音而弹。这是人之常情,趣味不凡的艺术家也并不例外。一个人写出了好曲,弹成了,一定想有懂得音乐理解自己的人来听,共同分享美好的感受。琴之所以有今天渊深的积累,成就卓然不群的内涵,又正与中国文人对知音的渴求有关,与琴人的清高自重有关。历史、传统的琴本来就是孤清的。应该认识到,这种孤清,正使一种难得的高贵品格得以留存,其间的孤哀寂寞也好,高旷清朗也好,都只有琴人自己能够体会,而他人,只有心怀澄明之思、辽远之想,摆脱名利诱惑,才有可能约略地领受古代琴人的精神境界,才能真正地进入天地山水之中,感受生命无尚的美好。

 

文字|《古琴丛谈》  配图|网络   编辑|路路西